关于我们

About us

爱芯科技CEO仇肖莘:AI芯片的“天时地利人和”

发布时间:2021-08-22

2021伊始,万象更新。

 

回顾过去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重新定义了世界格局、全球经济、时代与创新。改变渗透到经济、社会与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此前举办的启明创投CEO峰会上,一场主题名为《大变局:AI芯片迎来关键十年》的对话引发外界很多思考。对话中爱芯科技CEO仇肖莘博士与启明创投合伙人周志峰围绕——“AI芯片创业的发展机会”、“如何才能够在国际巨头和本土大厂的挑战中脱颖而出”、“人工智能目前是否处于寒冬”等行业热门话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仇博士在对话中表示,当下,AI芯片创业企业占据了发展的“天时地利人和”,是脱颖而出的好时机,“爱芯科技有信心通过算法和芯片的深度整合,打造出具有差异化的人工智能芯片。我们的使命就是让AI赋能各行各业,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

 

 

仇肖莘博士 1991 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并获得硕士学位,随后前往美国南加州大学完成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先后担任美国博通公司副总裁,紫光展锐首席技术官;2019  5 月仇肖莘就任爱芯科技首席执行官,作为公司最高负责人,领导研发人工智能芯片。 

 

爱芯科技成立于 2019  5 月,专注于高性能、低功耗的人工智能处理器芯片研发,并自主研发面向推理加速的神经网络处理器IP。爱芯自主研发的产品可提供业界领先的视频图像质量,支持物体检测、人脸识别等多种AI视觉任务,可广泛应用于智慧城市、智慧零售、智能社区、智能家居、物联网设备等多个领域。爱芯的第一颗高性能芯片由台积电代工,9个月时间即实现一次性流片成功,目前交付客户评测中。

 

 

“人工智能寒冬”?不成立

 

周志峰:最近读了麦肯锡咨询公司的一篇研究报告,提到AI芯片是半导体公司近20年最佳的市场机会。事实上,AI芯片市场也是增速最快的领域,在2025年能达到全球1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显然这也是国际芯片巨头、本土科技大厂的兵家必争之地,爱芯科技是否有机会在这样的市场中分一杯羹,并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

 

仇肖莘:我的回答是Yes。目前,AI芯片在国内具有非常高的热度,对于爱芯科技如何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头羊?我认为有三方面考量,就是我们常说的天时、地利、人和

 

 

首先天时,AI领域经过过去十几年的发展,在云端的大数据、算力、算法都得到了非常充分的发展。现在有一个趋势:AI智能开始从云端向边缘侧和端侧转移,有越来越多的智能终端产品开始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所谓天时,就是指AI芯片的发展时机已经逐渐成熟了。

 

地利,是指在中国,AI的各种应用正蓬勃发展,为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环境。

 

最后说到人和,爱芯团队成立不到两年,是一个很年轻的团队,但是团队本身又非常成熟,团队成员都有很丰富的算法和芯片设计经验。我们有信心通过算法和芯片的深度整合,打造出具有差异化的产品,让AI赋能各行各业。

 

周志峰:大概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人工智能寒冬的论调不断出现,爱芯面向的产业应用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人工智能,你从市场中收集到的一手信息,人工智能现在是不是寒冬?

 

仇肖莘:我不认为是寒冬。首先,如果是寒冬的话我们不会进入这个行业。我个人认为,过去一段时间人工智能炒得很厉害,是因为大家突然发现,以前不能够解决的问题,突然因为大算力和大数据的加持而变成了可能。这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但这也仅仅是人工智能应用的开始。

 

目前国内很多人工智能企业在做的是类似人脸识别这样的应用,这属于视觉领域;在语音领域,有类似科大讯飞等专注于语音识别的企业;此外,还有像腾讯、头条等在智能推荐、信息流等方向的探索,这些都得益于人工智能在2010年之后的跃进式发展,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但我认为,以上都还属于人工智能的“点状”实现,对于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人工智能的大部分潜力还没有被完全发挥出来。没有被发挥出来的原因之一,是人工智能的相关基础建设还未完善。

 

所谓人工智能的基础建设是什么?我们刚才讲到的边缘侧和端侧的智能处理芯片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过去十几年, AI的处理绝大部分都发生在云端,而云端的智能处理面临数据传输和延迟的问题。所以很多应用,如果全部返回云端进行处理,成本会非常高。现在,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和芯片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使得边缘侧和端侧智能芯片成为了可能;再与云端智能相结合,就构成了云、边、端的分布式智能。这三者结合构成了人工智能的infrastructure,也就是人工智能的新基建。我们通过建立这些基础设施,能够让AI应用真正地深入到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里去,比如说智能穿戴、智能家居、智能出行,还有像无人驾驶等各种能够改变人们日常生活的技术。这些人工智能应用还没有爆发,而是处于逐渐成熟的阶段。

 

能够让AI真正地深入到各行各业,以及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中去,正是我们的使命。大家会逐渐发现,AI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科幻故事,而是能够真正地改变人类的衣食住行。

 

 

练内功和软实力

 

周志峰:这么热闹的一个大环境,有没有给你带来烦恼?让你感到焦虑?

 

仇肖莘:人才是我们目前相对焦虑的地方,因为外面的环境实在太热闹了,所以大家的选择会非常多。聚集一批志同道合,又能够静下心来做事情的人还是挺不容易的。我们现在很幸运有这样一个团队,但外部环境的复杂性,仍旧是我们的挑战之一。

 

希望整体大环境能够回归理性,做芯片是需要长期坚持的,过度关注并不一定是好事。芯片是一个有起有落的行业,所有芯片产品都能一次性成功的公司,并不存在。失败的时候,大环境是否还能支持芯片公司继续前行,对整体行业发展非常重要。

 

周志峰:有没有找出什么好的招数,能够尽量地留住人才,甚至可能还吸引其它人才来加入?

 

仇肖莘:我觉得这要看企业自身如何练内功——一个企业是不是具有自己的凝聚力?这个公司的文化、价值观、团队氛围,以及所做的事情,对员工是不是有吸引力?员工是否认同?另外就是各种激励政策,不管短期还是长期激励,不能够让员工又吃苦又受累,最后没有回报。如果做好以上两方面,我想优质人才会愿意选择加入这样的企业。

 

 

一颗从零开始的AI芯片

 

周志峰:您在芯片领从业的时间很长,经验非常丰富。在博通和在紫光展锐其实都不仅仅是研发,已经大规模的去deliver过多款芯片。今天在爱芯做这颗AI芯片,和过去您做的这些芯片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什么? 

 

仇肖莘:我之前更多是做连接方面的芯片,现在这颗AI SoC属于感知主控的芯片。从技术上来讲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领域不同。我们是一个新公司,没有以前的历史包袱,所以我们可以从零开始,通过算法和芯片的协同设计,去打造一颗全新的芯片。也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赛道和应用,所以虽然有挑战,但是能让团队发挥的空间也会更大。

 

周志峰:以爱芯来讲,您觉得未来两年最重要的发展节点是什么?

 

仇肖莘:第一个就是量产。我们第一颗芯片已经回来了,希望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芯片推向市场,让我们的客户真正使用起来,在市场中不断地迭代,这样将来的路才能够走得更顺畅。 

 

另外,如刚才所说,我们希望能够在智能视觉处理这个领域成为领头羊。要想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全产业覆盖的能力,不只是单一芯片突破,而是打造一个相对完整的产品矩阵,在行业内深耕。这样对客户来说,爱芯才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

 

周志峰:假如说在半导体或者人工智能领域,让你推荐一个公司,你会选哪家?

 

 

仇肖莘:我可以讲讲我个人更看好的赛道,比如智能IoT领域中,像智能穿戴、自动驾驶,还有大健康相关的一些行业。因为我们的社会正在步入老龄化,智能穿戴和大健康这两项技术的结合能够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和幸福度,所以我认为进入这些领域的企业非常有发展前景。